您现在的位置: 凤彩网 > 产品中心 >
拆迁(微小说)
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16 12:11  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  点击:

乍一抬头,李老头笑眯眯向店里走来,一双单眼皮的眼睛只剩一条缝,他边走边掏出一包二十块钱的烟抽出一支向我扔来。

“李兄,鸟枪换炮,发财了嗦?捡到钱了?”我打趣道(他以前只抽十块钱的烟)。

李老头使劲点点头,右手比划了一个“一”和“八”。

“捡到一万八千块?”我问,他撇着嘴摇摇头。

“十八万?”我凝神盯着那张老脸,想从那条缝里得到答案。

“嗯”他肯定地点点头。

我看了看左右无人,小声问道“你在哪捡的?指点一下,我也穷得发慌。”

李老头推了我一下“爬哟,哪有钱可捡,这是拆迁款。”

我认识李老头至少十年,他住在对面一个老小区里,几乎每天都来我小店买烟,我们就熟络了。李老头喜欢吹牛,有空就坐在店里陪我,吹这几条街的江湖掌故,吹以前厂里的桃色花边新闻,但从没听说他哪里还有老房子?

“李老头,你老家哪里的。”我问他。

“我可是正儿八经的城里人”李老头指了指凳子,我马上递给他并泡了杯茶。

“之所以我说捡了十八万块钱,你听我讲完就明白了。”李老头抿了口茶润了润喉咙。

原来李老头是农机厂的一个轮班长,二十年前农机厂破产清算,工人们领了安置费各谋生路。李老头是个小官和厂里当官的有交集,他在厂里跑上跑下希望得点好处。

这天他偶然发现厂里唯一一栋职工宿舍楼被厂里各级领导瓜分了,有的分三间有的分两间,最次的都有一间。

李老头忙去求厂长“给我留一间嘛”厂长面露难色“你早不说,现在哪有剩的了?”旁边设备科长说道“老李也是厂里老人了,一楼有个储物间,五个平方,划给你。”

“五个平方拿来干啥?算了,不要。”李老头生气地说道。

“送给你的,又不要一分钱,你简直是有肉嫌毛多。”科长开导推了推他道。

那时候确实有些混乱,也算是改革产生的阵痛吧。这个储物间成了李老头私人财产,二十年了老厂已破败不堪,杂草丛生,李老头早把这事忘得九霄之外。

两月前李老头突然接到政府通知农机厂要拆了,原址要建高档小区,要李老头去商议拆迁赔偿方案。李老头才想起那五平方米的不动产,他成了光荣的拆迁户。

按当地拆迁政策,不满三十平方米的按三十算,每平方米赔偿六千元,李老头得了十八万。

“你说这钱是不是捡的。”李老头得意地又给我递过一支烟。

“都是你老鸿福齐天,好人有好报。”我口中恭维道,心中暗暗骂道“都是一伙蛀虫。”

“哈哈哈”李老头开怀大笑,突然他托住下巴,口大张开发出“啊,啊”的声音,涎水从嘴角流出来。我吓了一跳,发现他嘴往左边歪着,嘴巴张开合不下来,应该是牙巴“脱臼”了。

我在农村看见过治疗“脱臼”,就是拿鞋底抽嘴歪的那边。当年二大爷嘴巴“脱臼”就是二大娘用这方法治好的。

我对李老头说“你忍一下痛,我马上给你复原。”李老头“啊啊啊”直点头。

我脱下皮鞋拿在手里,去李老头左脸上狠狠扇了两鞋底,“没有用”我又给了两鞋底“哎,好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治病心切,下手有点重”我连连给李老头道歉。

“不存在”李老头捂住发肿的左脸“重病下猛药,这点我还懂,谢谢了兄弟。”

李老头这下不吹牛了,匆匆往家里走去。

“回去用冰箱里冻的肉把脸敷一下”我大声提醒道。

“好的,兄弟,谢谢了哈!”李老头再三感谢道。

“我下手是不是有点重哦?”我反复问自己,感觉自己很不地道,难道我得了红眼病?

我真的不知道。

 
 
凤彩网平台,凤彩网官网,凤彩网网址,凤彩网下载,凤彩网app,凤彩网开户,凤彩网投注,凤彩网购彩,凤彩网注册,凤彩网登录,凤彩网邀请码,凤彩网技巧,凤彩网手机版,凤彩网靠谱吗,凤彩网走势图,凤彩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凤彩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